栏目导航
联系我们
王继斌
电话:13787708797
微信:chuanshanzhuxue
QQ:125816335(点击交谈)

肖思勰
电话:18927493758
微信:xiaosixie00168
QQ:43730536(点击交谈)

邮箱:
chuanshanzhuxue@qq.com
地址:湖南衡阳市华新开发区祝融路21号
邮编:420001
 

狗万皇马
走马潇湘 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走马潇湘 >

助学路上,窥见大山深处“桃花源”

发布时间:2016-12-05  文章来源:狗万皇马_狗万的地址是多少_狗万取现流程图  作者:王继斌

白云深处有人家

        提起风水宝地衡阳,人们最津津乐道的当数南岳衡山和湘江;如若算上船山先生的话,则正是“一山一水一圣人”。

        在船山先生晚年着书立说之地——衡阳县曲兰镇,这里有一座黄龙大山,它横亘娄底与衡阳两地之间,绵延数十公里,群山环绕,绵绵不绝,据称属于南岳山脉的余脉。这里,也是我的家乡;此间正在修建的娄衡高速公路笋安山隧道口,征用的正有我家屋场。现在,我们集体安置在隧道口附近,此处不表。

        十月的一个周末,为了给大山背面双峰县锁石镇的姐弟俩送助学金,我有了翻山越岭的打算。当然,这条路并非是唯一的选项。从我家出发,往下经桐梓、花门,亦或往上经石牛、永丰、印塘,绕过黄龙大山,也可抵达锁石镇。

        准备妥当,启程。父亲坐在副驾驶位,做我的义务向导。

        盘古水库是我们上山的必经之地。在以农耕为主的年代,这个水库是原高汉乡的重要水源地。现在,它的灌溉功能稍有弱化,但得益于附近“中国好人”邹玉祥老人的声名鹊起,前去“清峻亭”参观的人们也总要来这里看看水库,亦或拿上鱼竿钓上一番。附近也因地制宜开办了“农家乐”。

        临到水库大坝,不再是水泥路面。汽车沿着山路蜿蜒曲折往上爬,终于来到一户人家的时候,我有点窃喜——水库已经在脚下了。父亲摇摇头,告诉我,其实这才算“山脚”,后面的坡更陡、路更长。

        沿着山路继续前行,眼前晃过一景。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,我忽然想到。

        父亲给我讲白竹冲人的勇敢传奇。衡阳人说的“冲”,如果理解得美丽一点,就是“小峡谷”的意思吧!白竹冲,其实是衡阳县曲兰镇前进村白竹组,这里距离村部大概5公里,而且全部是山路,是名副其实的“冲”。

        大约在15年以前,我们今天走的这条路并不存在;进山、出山,只有一条羊肠小道。2001年,在外面打工的赵定棉回来了!他说,不通公路,白竹冲要落后外面至少30年。于是,他牵头,每人出资2000元、在家劳动力齐上阵(大概30人),用炸药、锄头、羊角镐、箢箕,靠村民肩挑手抬,他们唯一奢侈的“机械化”是一台钻炮眼的钻机。就这样,村民们历时5年,修成了今天我们脚下这条路。

        据说,中间“卡脖子”这2公里就花了3年时间。上面的石头削下来,下面的路基又用石头砌上来。上下落差高达20余米。

        这是怎样的一个村落,又是怎样的一群人呢?汽车转过一个又一个弯,爬过一道又一道坎,父亲说,“看,前面就是白竹冲了”。果然是柳暗花明又一村!

        这里,条件好一点的人家已经翻盖了红砖住房。竹林深处,也依稀可见古朴的土墙瓦房。

        好一个宁静的村庄啊!如果我说它是衡阳的“桃花源”,可能没有几个人会提出反对意见。希望不久的将来,旅游扶贫的春风可以吹拂到这里。

        走到白竹冲,我们的助学路程大概才走了一半。父亲说,接下来的路他也不太熟悉。于是,我们停车,两位正在门口聊天的村民热心地告诉我们,沿着前面隘口下山就是锁石镇了。

        果然,走了不多远,山下的水库、村庄已经若隐若现。

        一路下坡,又到了水库坝上。走得太匆忙,我没有记住这座水库的名字。

        站在水库大坝上往下看,距离村庄还有一段距离。

        下得山来,终于看到了水泥路面。这里已经是娄衡高速公路笋安山隧道另一端的出入口了。据介绍,笋安山隧道右洞全长3850米,左洞全长3550米。我们一直隔得不远,只有一座山的距离。

        继续前行,笋安山隧道离我们渐渐远去。不过,今天的科技,正让我们越来越近。
 

桃花源记
晋/陶渊明

        晋太元中,武陵人捕鱼为业。缘溪行,忘路之远近。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,渔人甚异之。复前行,欲穷其林。

        林尽水源,便得一山,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。便舍船,从口入。初极狭,才通人。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。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其中往来种作,男女衣着,悉如外人。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。

        见渔人,乃大惊,问所从来。具答之。便要还家,设酒杀鸡作食。村中闻有此人,咸来问讯。自云先世避秦时乱,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,不复出焉,遂与外人间隔。问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。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,皆叹惋。余人各复延至其家,皆出酒食。停数日,辞去。此中人语云:“不足为外人道也。”

        既出,得其船,便扶向路,处处志之。及郡下,诣太守,说如此。太守即遣人随其往,寻向所志,遂迷,不复得路。

        南阳刘子骥,高尚士也,闻之,欣然规往。未果,寻病终,后遂无问津者。